20171201之我要獨特

也許是該再寫些什麼了
還記得走訪童年之後,我發出了人生又一個驚世之語(或是說肺腑之言吧),我說:「我想要寬恕我的神與我的信仰,因為當我寬恕了,我的生命才能夠從過去的困境中被釋放出來。」
然後當時一大段的文字因故被臉書吃掉了,我也就算了。

這次又悖逆的去聽了九型人格,也確認了這個方向果然是對的(我知道我是對的,I am always right!),所以在課堂上,我照例也發表了另一個經典的概念,「折磨自己…走向毀滅…為的是要懲罰那位最愛我的神」。難得展現出這麼偏激與極端的真我,想必也是不會嚇到經驗豐富的曾媽媽啦…

確實,這樣的概念解釋了這三十幾年來的困境。我想要跟大家不一樣,我需要被當作特別的人,我喜歡被特別的對待,所以我也會採取特別的舉動,需要吸引特別的注意力,當我不夠特別時,我會陷入一種自暴自棄的放逐,發展自我毀滅的性格,採用重傷自己的方式,想要懲罰那些愛我的人(誰叫你們讓我覺得不夠特別),甚至推展到,想要去懲罰那位號稱最愛我的神。
當然,這樣的舉動並沒有用,只是,我確認了生命中這樣的模式的存在,以及解釋了許多外顯行為與舉動上的矛盾(很多我不想做的事,我反而去做…包括用括號解釋我自己的文字,我認為這樣就俗氣了…可是不解釋大概又會沒人懂吧…)

Anyways…在成長的歷程中,我明白了在許多叛逆與傲骨的舉動背後驅動我的隱性原因,也越來越瞭解自己最深沉的挫折感的來源…
解鈴還需繫鈴人,我想,問題還是出自於,那位把我造成這副德性的神吧(指)。

目前還沒有解答。

2017八月了

其實也不知道應該要寫些什麼…
但是又覺得此時此刻的心情應該要留到永恆…吧…

再兩天你們就要走了…雖然覺得感傷…但至少你們出去的時候,是知道自己要往哪裡去,要做些什麼,有著自己的夢想…比起當年的我…總是好多了我想…

短宣就這樣結束了,很懷念過去的那一週,一群人一起為著共同的目標努力,看到神在我們中間成就大事…覺得很溫馨…下一次,我們還有機會一起出去嗎?

我的疑惑總不是空穴來風…就像總是會發生的…那一個但是…好像就要來到了…

是不是我給自己太清楚的界線了?是不是我太過度的保護自己?失去了一顆冒險的心…我還能做什麼?去完成當年的勇敢?我不知道…但是我的心還在悸動…我仍然期待著那一天…雖然我還是覺得它好遠好遠好遠…

到底…我還要隱藏多久?還要等候多久?還要把夢想丟在旁邊多久?還要多少時間?才能醞釀出我的,甘甜?

我的心,等候主,好像守夜的人等待天亮。

關於20170722的一點回應

親愛的孩子們:
我知道昨天晚上大家心裡都不好受,我也一樣…縱然已經離開團隊很多年了…我到今天仍然非常以我們整個團隊為榮!
每次看到新的孩子們加入團隊,我也都會默默的裝熟一下…其實每次看到招待,真的都是倍感親切呢!
今天的太陽已經下山了,所以讓怒氣先退出吧!
經過了一夜一日的思考,其實當中也有無數的溝通與對話(相信我,牧者們有不斷的溝通,我也偷偷撇見了一些過程),
我想倚老賣老一下…以一個過來人的身份來湊個熱鬧好了…

腓立比書3:13~16
「弟兄們,我不是以為自己已經得着了;我只有一件事,就是忘記背後,努力面前的, 向着標竿直跑,要得神在基督耶穌裏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。所以我們中間,凡是完全人總要存這樣的心;若在甚麼事上存別樣的心,神也必以此指示你們。 然而,我們到了甚麼地步,就當照着甚麼地步行。」

我想,在這個時刻,這段經文是非常好的,讓我們一起忘記背後,努力面前,向着標竿直跑,要得神在基督耶穌裏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。如果我們起初的服事,本來就不求眼前的獎賞、人前的讚美,那麼,如今我們也是存著這樣的心吧!如果我們追求的,是屬天的賞賜,是在天上被神紀念,那麼,現在正是一個關鍵的時刻,檢視我們自己內心到底還在乎的是甚麼。
我想要提醒大家,我們要隨時保守我們的心,因為一生的果效,是由心發出的。讓我們持續相信一件事,這也是從天國文化的角度要去學習的,我們要真心的相信,沒有人會刻意的要去傷害別人!其實換一個角度想,今天是開招待團的玩笑,而不是敬拜團,這不就表示,其實我們是開得起玩笑的團隊,表示我們一直都有好的名聲,一直被關注著呢(邊緣人才不會被開玩笑不是嗎?哈哈)!

另外我覺得一個很棒的經文是:
箴言10:12「恨能挑起爭端,愛能遮掩一切過錯。」

沒有錯,我們可以抓著這把柄,一輩子敵視下去,但我們也可以選擇,用愛心包容,用愛心遮掩,用愛心彼此連結。
好不好…讓我們繼續持守我們起初的目標,向著我們一貫的標竿直跑,轉注在上頭召我們要得著的獎賞。而將其他的紛紛擾擾留在神的手中吧。

李柏俊
前台北靈糧堂青年牧區招待長

那些在台中的日子

又是一年一度下台中的日子了,依照慣例,今年我還是沒有參與。
也不是不想要參與,只是工作之後,很多事情真的還是力不從心。
就算人回了台灣,也不是那麼的可以我行我素,總還是要順服神。
於是乎,又是一個要被洗版的一週,盡可能地去逃避相關的訊息。
我想不想去,其實我也不知道,就像是剛剛看完的海賊王劇場版。
夥伴如果都不在了,只剩下一個人的冒險,也會失去了它的意義。
也許,這就是我的挑戰吧!我的夥伴們,你們在哪裡,都還好嗎?
物換星移,日月如梭,大家都逐漸地走向了,各自的生活與環境。
可是我,不甘心的,仍然在一點都不偉大的航道上,想要搏什麼?
想要挑戰什麼,想要冒險些什麼。這世上,誰會與我有相同的夢?
誰能夠了解,我內心轉化萬千的紅綠繽紛,以及膨湃洶湧的悸動。
然後又是沉寂。我的神仍然沒有回答我,靜靜的,這夜流逝而去。

靜默不語,等待天明。

無聲

「生命的課題只好自己來了~~QQ」

所以,我發出了,一個無聲的吶喊…
期待著這萬年難解的習題,
可以找到答案…

也許這一輩子唯一的成就,就是我還活著且相信耶穌吧

不得不承認

有些時候不要跟其他信徒混在一起,反而感到更輕鬆自在。
所以我都只跟邊緣人混在一起。
拜託大家一起來邊緣。
請繼續來找我玩。
謝謝!

在神沒有難成的事

路加1:34~37
馬利亞對天使說:「我沒有出嫁,怎麼有這事呢?」天使回答說:「聖靈要臨到你身上,至高者的能力要蔭庇你,因此所要生的聖者必稱為神的兒子。況且你的親戚伊利莎白,在年老的時候也懷了男胎,就是那素來稱為不生育的,現在有孕六個月了。因為,出於神的話,沒有一句不帶能力的。」

神的話語是如此的有能力,所以我一直懷疑的,不是神的話語,而是「神到底有沒有這樣對我說」,還是一切都是我自己的想像?
我想這是目前信仰中最大的挑戰吧,夾擊在理性邏輯與感性想像中,我一直處在相信與懷疑的中間。
到底,我要如何,才能有一個信心的眼光,可以看穿古今,可以想望永恆?

可以給我一個肯定的答案嗎?

鵬程萬里 一帆風順

我還是不喜歡分離,回憶著每一次的
枯藤 老樹 昏鴉
夕陽西下 斷腸人在天涯
其實心裡還是有很大的不開心。

我真的不懂永恆,我無法理解那些短暫的分離
那些暫時性的,對我來說都好久好久好久,
其實也才幾天,我卻覺得彷彿幾個世紀…

遙望,想念,回憶
有時候我好希望自己可以,
不要這麼會記憶
歷史。

拒絕。自我。

我也不知道界線應該在哪裡…還在摸索中

其實與其說感到被拒絕,我覺得最拒絕我的,是我自己啊…1000%不能接受,可是卻又必須跟這樣的自己共存

自我內部的嚴重矛盾,所以我的個性才會這麼的陰晴不定吧

還是這種辛酸的感覺,你還好嗎?是否很需要一個擁抱?
他們都說,免費的擁抱,殊不知,就是免費的,所以才最貴。

你說,你覺得還是很有盼望,也許吧,也許對你來說,都很有盼望吧…

於是,繼續尷尬,繼續保持距離,繼續讓自己跟自己矛盾。

棘手、疾首、急著出手、卻也只能觸及自己的,賤手

一個結束。另一個開始?

於是我繼續的求問,繼續的思索,繼續的想要知道答案。

可是,好像什麼都沒有…

我想起那一次,當我離開了第一個打工的地方時,我回到不長進的教會,那一次主日也不是多了不起,信息也不是多感動人,但是我就是一直哭,有一種,回家,的感覺。

我覺得我現在好想要回家。

回哪個家呢?我也不知道…

可以現在就回天家嗎?

【節錄】確認祂聲音的呼召(個人翻譯稿)

以下節錄自: 確認祂聲音的呼召(個人翻譯稿)

你所聽到的這聲音是否違背聖經的原則?有沒有與神的話語、神的法則、神的屬性違背呢?你要注意,神的聲音,永遠不會與神的話語違背。神的聲音永遠不會否定神的話語。

太19:3有法利賽人來試探耶穌,說:「人無論甚麼緣故都可以休妻嗎?」

我要你知道,這邊的「無論」其實是翻譯者加上去的,在希臘原文其實沒有這個字。他們其實在問的是「人甚麼緣故都可以休妻嗎?」甚麼緣故呢?我們來看耶穌的回答:

太19:4~5耶穌回答說:「那起初造人的,是造男造女,並且說:『因此,人要離開父母,與妻子連合,二人成為一體。』這經你們沒有念過嗎?

後面又講到摩西的律法,他准許休妻,然後耶穌回答是因為你們的心硬…等等等等
( 按:太19:8耶穌說:「摩西因為你們的心硬,所以許你們休妻,但起初並不是這樣。)
我知道我分享過關於離婚,這是許多人經歷過,一件很不舒服的事情,我要大家知道,我以及我們整個教會不會因為你離過婚,就把你視為次等的,或是不好的,但是我還是必須要講到這個,我保證我的心是從愛的角度出發。當神說我厭惡離婚時,你要知道,神不是厭惡離婚的人。神厭惡離婚,是因為離婚會傷害人,而神愛每一個人。就好像是神不喜歡車禍,因為車禍會傷害人,而神愛每一個人。你們可以明白嗎?
所以這裡講到摩西准許他們離婚是有原因的,因為當時人們在有小三之後,他對待元配的態度就是把她當成奴隸,會用言語或是肢體的暴力傷害她,而在當時婚姻的關係中,元配哪裡都不能去,所以摩西求問神,神說如果男人不能把妻子當成皇后般尊榮,因為我創造她是要成為皇后的,如果丈夫不能好好的對待元配,那就讓他寫張休書給,至少讓元配可以離開,不再遭受暴力對待。這是當時可以休妻的條例的來源。
但重點在這裡,法利賽人說:「我們想要知道神的意思」,耶穌說:「你沒有讀過聖經嗎?」你想要知道神對於婚姻的想法嗎?你要去讀聖經。這經你們沒有念過嗎?神的話語本身就說話,你不要跟我說你從神那裡聽來的聲音是跟聖經不合的。
人們通常會這樣做,把其中一節經文從整段中拿出來,然後嘗試來證明自己的想法。他會說我有經文可以佐證阿,但你要知道,聖經經文不會互相矛盾,但是你對單一經文的解釋可能會跟整本聖經是矛盾的。所以我們說的是整本聖經,是整個神的話語。你確實可以找到聖經中的某一句經文,來證明所有你自己想要做的事情,但重點是神的聲音有沒有符合聖經的原則。

以下是我的見解:

雖然起初並不是這樣,但是因著以色列人的心裡剛硬,所以從摩西的律法中做了妥協,但這不代表是神的話語妥協了,所以耶穌會訓斥那些玩弄法律的人說,難道你們沒有讀過聖經嗎?
對照到今日,我記得多年前我根本不需要先知性恩賜就開始斷定,接下來十年,某些法案一定會不論如何地開始通過,這個社會與世界一定會照著神的預言走向敗亡(不信的請自己去讀啟示錄)。當時的美國教會圈興起一堆言論,說甚麼未來一定不要植入晶片,那是所謂獸的印記等等等…然後一堆人就開始害怕,開始喊說末日到了,世界毀滅等等。其實我覺得很好笑,聖經中早就指明了,這天地都要廢去啊,請問身為信徒的你,怕什麼?你怕你在地上還沒玩夠本,還沒做盡所有壞事,就要被神審判了嗎?神確實早就把關於末後的事情指教我們,但此舉應該不是叫我們一輩子擔憂害怕吧?(那祂也太壞了,祂是良善的,才不這樣呢)祂不是說要叫我們末後有指望嗎?(對,這是聖經說的,你沒念過嗎?)那為什麼要在那邊擔心害怕呢?如果我們存著敬虔的心度日,遵循神的話語,與神有好的關係,難道神會撇下或是丟棄我們?更何況神所要做的事豈能向祂的朋友隱藏呢?(好吧,如果你不是神的朋友,那我建議你開始害怕一下…)我想很多人的信仰真的很矛盾,如果我們真的認為,神是又真又活的神,神供應我們一切的需要,那我們為什麼又要活得像世人一樣,擔心成績不好,害怕賺不到錢,憂慮未來前途茫茫呢?這類的懼怕與恐懼,我想只是印證了,我們是不是,跟神真的很不熟阿…
回到上面這篇翻譯稿,其實我想表達的是,我們的心真的很剛硬,所以最終神還是會容許我們悖逆,但這不是神的本意與法則,縱然地上的法律,甚至摩西的法律准許了離婚(可以給休書),終究,這不是神的心意,我想,這應該是每一個有讀聖經的基督徒應該要明白的。
對於那些支持的人來說,我知道你真的有很多朋友,正在受到傷害,正在恐懼中,感覺一輩子沒有保障…需要這個法律來協助(就像當時被欺壓,受窘迫,以至於需要摩西的律法的保護的妻子一樣)。或著你真心認為普世的自由平等博愛很值得追求,覺得他們需要被正確的對待。但我想我們都不能否認,這不是神的心意。我自己大膽的妄稱,神的心意是一夫一妻,一男一女。但是神確實是看到了現在活著的這些人的需要,所以神的恩典與憐憫,神的慈愛,還是會暫時容許人們(讓他們可以休妻)。可是,祂也要我們從聖經中知道,但起初並不是這樣。(同樣的概念,其實也可以用以撒跟以實馬利來舉例,神的心意是以撒,但因為人的軟弱,搞出了以實馬利,神雖然把他趕走,但也同樣祝福了他的一生…舉一反三大家應該自己會,我就不贅述了)
對於那些反對的人來說,是的,我們說這事是不合神心意的,但是,不是神的心意又怎樣呢?聖經不也早就指出,在末後的日子,人都開始任意妄為,不法的事情增多,人心逐漸冷淡等等…許多不合神心義的事情正在發生,我們要做的應該是從根本去翻轉源頭(先問問自己到底為了不公不義禁食了多久吧?像我都是進食禱告所以效果有限…),而不是捨本逐末的一昧禁止跟焦慮吧?當我們真的看到這些末世的事情的時候,我們不應該感到害怕,我們反而應該感到安心,因為如果神早就這樣說了,表示神早就有一套解決的辦法,神不是突然發現,哎呀糟糕,人們怎麼開始悖逆了,開始犯罪了,完蛋,GG了,我要趕快召集三位一體緊急會議,找出解決辦法,阿,暫時還沒有結論,先去衝撞一下,阻止他們亂搞,趕快去找解藥…神根本就是貫穿宇宙時空無敵阿,祂根本老神在在的,甚至臉上可能帶著一抹微笑,心裡暗道:「早就知道惡者會這樣搞,果然來了~別怕,山人自有妙計~」我相信神永遠都有最棒的解決辦法,而我們應該求那智慧的主,給我們智慧,讓我們知道該怎麼去面對末後的世代,也知道如何保守自己不至失了腳。
結論就是,我沒有結論,我只是覺得,兩邊都有道理,兩邊也都沒道理。
像我這種,牆頭草,兩邊倒,走資主義的騎牆派,總是不會討好任何一邊。
但也沒關係,我自己心安理得,晚上能夠睡得著就好。

1.拜託不要轉文,也不要戰我,有力氣的話,約我一下,陪我出去走走,請我吃飯喝飲料比較實際。
2.雖然寫出來通常沒三小路用,但還是要按法理註明一下:個人言論,與公司無關,同樣的,公司言論,與個人無關(咦?)
3.解經解錯的話,一定都是Robert牧師的問題,與我亂引申無關。

單純

好歌欣賞
人老了,凌晨四點起床,心中一直環繞著這首歌。開始為一些事情禱告,總覺得,我愈來愈缺少,那個單純為神的心,我跟神求,讓我單單的愛祢,不要讓那些失望抓著我的心。
想起今年二月才比較認識的一個孩子,他很單純,從南部來台北念書,四年期滿畢業回鄉。因緣際會下,剛好有機會更深一點的認識他,暑假去了趟離島,這幾天趁他爆笑國家前也來了趟輕旅行,我在他身上看到的是一種單純,單純的為了神,單純的相信,單純的擺上,單純的與神同行…雖然有時候覺得單純跟單蠢差不多,又覺得他蠢的可愛,可是仔細想想,我不也是這樣傻傻的嗎?
我想我們就是太蠢了,所以才會去追求【信仰正確】,而非常見的政治正確、宗教正確、事業正確、甚至家庭正確…等等其他的【正確】。為了信仰,我們做出了許多反智的舉動,我們的思想、呼吸都在乎祂。你可以說這是一種無腦,沒錯,神就是要用愚拙的叫那些有智慧的蒙羞。就算你思路清晰,辯才無礙,政治正確,包容接納,開放多元…又怎麼樣呢?信仰本來就不是理性邏輯的,我們怎麼會開始追求這些所謂的『正確』,反而錯失了單純與神同行的機會?錯失了單純聆聽神聲音的機會?追求那些所謂的『正確』,到底帶給我們什麼?有更開心嗎?有更健康嗎?有更像耶穌嗎?有更加站穩以致不失腳嗎?如果沒有的話,又與我們有什麼益處呢?
於是我問神,到底是什麼使我們不再單純?我們真的認為法案比較重要嗎?我們真的認為我們能夠做些什麼來『捍衛』神嗎?神的大能難道少了你我一票、按讚、分享、轉傳、抗議…就無法施展了嗎?到底我們是聆聽到了什麼聲音,做出了許多複雜的行為?其實我很不解,你靠理性邏輯論述贏了又怎樣?保羅當年就幹過了這事然後說沒用啊…你有大腦很會使用又怎麼樣?神的愚拙不也仍然高過你的智慧嗎?你靠修法捍衛了你的價值又怎樣呢?當年猶太人透過羅馬的法律也只不過釘死了救主基督啊…你還想要靠著什麼呢?神又真的『需要』我們這樣做嗎?神『需要』我們的幫助嗎?如果我們真的倚靠神,還懼怕什麼呢?為什麼要讓我們的信仰變的這麼複雜?啟示錄不早已說明我們就是會被逼迫遭患難要面對挑戰與苦難嗎?我們所盼望的不正是操練使我們勝過世界的信心嗎?
單單的仰望神,單單的信靠祂,單單的看祂為我們成就大事,單單等候祂施行拯救,單單的相信一切都還在祂手中掌權,單單的跟隨神,講的好容易,做起來卻異常困難。就連單純的只是想要在教會中服事神,都愈來愈難了,所謂的『專業』與『服事』之間又是更糾纏不清的議題…寫到這裡,還是回去睡覺吧,這樣比較實際。

所以,你們不可丟棄勇敢的心,存這樣的心必得大賞賜。

【看重祂的聲音】

其實今天的講道聽起來很有趣,畢竟講章是自己翻譯的,雖然講員完全轉換了蘿蔔特牧師的講法,但是聽起來也是很新鮮。

最感動的部分,應該還是最後講員自己的見證吧,突然有一種完全可以同理與被同理的感受。很多時候,神在我們還不知道的時候,就已經一直對我們說話;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,就為我們死;在我們搞不清楚方向的時候,就一直引導我們。真的是非常的感恩,從小那些五四三二一的經歷,漸漸的愈來愈清楚,雖然前方的道路還是一片混沌,什麼都不清楚,可是神還是我腳前的燈,要照亮我路上的光。

活了三十多年了,也工作好一陣子了,總覺得人生應該可以要進到下一個階段,可是卻還是因為長得太胖一直被卡住,漸漸的開始不耐煩,到一種程度其實也是很灰心很失望,總覺得我已經放棄了追求有個『更好的未來』的所有可能性了,有點搞不懂自己到底在往哪個方向去。

我想,這就是我要好好聆聽的部分吧,要看重、要確認、然後要繼續持守,讓自己可以往前走下去,走出神所為我預備的那一條路,寫出神所給我的篇章,譜出我獨特的音樂。

真的很不容易,所以我才需要有你們陪我,我的Best Friends。

Disconnected

The feeling inside my heart is huge.
I have no idea what should I do.
The thing I knew is not helping but against me.
Where is my rescue…Where could I find my peace?
My Lord, my Lord, could you please not ditching me.
I have no way to work this situation out.
Meaningless, meaningless, why should I even live my life!
When is the end?

都西爹

過兒,什麼事不痛快了?

也不知道是怎麼著,心裡的鬱悶越加的油然而生。
好吧,其實我是知道是怎麼回事

只是,我想我已經不願意再說了。

痛苦,是永遠的回憶,朋友加的傷痕,嗯,我想他們已經不是朋友了(至少臉書上不是了)…所以,我還能逃到哪?我還能轉向誰?在我深處撕裂的傷口。

孩子,其實我懂,就是因為我懂,當年才會拿那筆錢給你。就是因為我懂,這些年來才選擇不過問,因為我知道你苦。真的很苦。

比蘸了醋的蘆葦還要苦。

為什麼呢?我沒有答案。逃城,似乎只為了無意不小心流人血的人所設立的…那刻意害人的,是否就不被逃城保護了呢?我沒有答案。

都…都西爹…哇搭西瓦不會日文其實…但是我可以明白,你心裡深處那個撕裂的感受,那個完全想要咒詛你的生日的吶喊。

而我…而我…我只是也還無法提起勇氣去面對的懦夫,一個可能一輩子都無法解開的謎團,人府城之深,誰又能測度呢?至於都,豆,鬥,竇…就通通留在電腦裡當作永遠的印記吧!

特立此誌,以為濫觴。

遺留下來的不只是汗水

還是爽玩了一天一夜,行程不緊湊,卻也還是豐富。
恩典的柴油車,省去了不少麻煩,雖然需要獨自闖蕩蘇花公路,但是那些年十小時的開車經歷,使我仍然有餘裕可以完成這小小的障礙賽。
吃吃喝喝玩玩樂樂,是真的很開心,非常非常開心的那種,天氣不錯,溫度尚可,讓我可以算是安心的享受在夜市的時光~飯店雖然小巧不玲瓏,但也是價位合理,可以接受,還附贈了無厘頭早餐一客,哈~
松園別館可能有點落漆(特別是那些文創的部分…)但是能夠把事先想到的美食整個吃遍,加上有無敵好吃的泡芙助陣,實在是無可挑剔,心情飛上雲霄啊。
無奈好景不常,回程浪費了兩小時多在等修路通車,臨時起意去宜蘭溫存,找了麻吉的折價券,70分鐘一人一百有找也確實是不錯,打道回府前還真的是意猶未盡,好想再玩他百八十天。
可是這篇不是要寫這個的…

其實我還是想要探索我對於旅行與關係的結束,為什麼有一種奇特的心境。
總是學不會,在行程結束的時候放手。
總是還想要,永遠不要停止的走下去。
無奈現實,侷宥困境,所有的相聚總是得有分離
這分離,永遠是我的相思
這相思,無盡延伸到天邊

夕陽無限好,所以要拍照。
可惜了黃昏,因為我不懂黃昏的美感。
可惜了分離,因為我無解相思的哀愁。

一張兩萬七千多的機票,不是買不起
是我不敢買贖我這兩年的心。

不是水,是遺憾。

被壓制的購物慾望

自從電腦家網購只剩下玉山銀行每週一買1300送100的回饋後,我其實有點強迫消費。
之前的優惠比較好(包括中信卡),所以很容易賺回饋,其實就比較不會那麼在意,消費這件事。
但是現在每週只剩下一天有回饋,所以有時候都會逼自己,想想到底有沒有要買什麼,有時候有點硬擠著要買什麼…
然後打著買必需品的名義(大多是公司用品),下手花錢。

確實是有點花多了,所以現在要開始學習節制,以及壓制這種衝動購物的慾望XD

不容易,所以寫一篇荒廢的網誌,提醒自己一下。

一種不被需要的感受

那是一個宇宙的中心,還是滄海之一粟?
我覺得我開始釐清一些事情,
其中之一就是『我到底有沒有被需要』?
我其實很不重要,可是又好像很重要?
這是什麼矛盾的概念?
我以為我在找尋的是我的使命意義或是目的,
但我更加渴望的,是被需要,被一個人需要,還是被一群人需要,或是被整個社會國家需要…
我們說,我們是世界不配有的人。可是真的是這樣嗎?
我們真的有重要到成為宇宙中心嗎?
反過來說,我們真的有不重要到滄海一粟嗎?
人微言輕,熟又為重?
許多的問題油然而生,不斷反省與檢視自我的存在;
不斷挑戰自己到底有沒有真正的活著。
也許在雙手之間,才是我還在垂死掙扎的證據。
也許在喘氣之餘,才是我仍然希冀盼望的餘生。

還在繼續的思索著
思索本身

每一年,都留給自己一些特別的

又到了風光明媚的五月了,
這次給自己計畫的,是一場離島之旅,前線風光,戰區見聞~
每一年,都希望可以有些特別的。
每一年,也默默的期待著未來。
在還沒有崛起的時候,默默的守護著自己,
也是一種學習。

白色的什麼節

終於還清欠了將近整年的債,蛋料理真的很好吃,好滿足!

謝謝你今天撥冗陪了我一個下午
其實我也是很感恩
在一連串各式各樣的對話中
總覺得有一種被激勵的感覺

聚焦在異象上面
我想也就只有一項事情是最重要的了

真希望未來我可以好好的開出我心目中最棒的那一間教會
然後你的電影夢加油!
我覺得你們都很勇敢,放下了什麼,不顧一切的跑向那個夢!
好棒!

我會默默的支持的!

20160229 滿週年誌


20150301正式加入了04177612成為同工(因為不是員工或勞工,所以5/1沒有放假,哭哭),這一年來,各種高低起伏,各式喜怒哀樂,其實是挺好玩的,吧…

這一年經歷了很多,也學習了很多,更深的去面對自己的渴望,也更多的去預備自己成為自己想像的那個人。這一年,有不少的人們成為生命的過客,也有幾位同好,成為常見的桌遊之友,其實我是看(ㄏㄣˇ)得(ㄒㄧㄠˇ)很(ㄒㄧㄣ)開(ㄧㄢˇ)的啦,畢竟地理學上的環境決定論,仍然支配著我的生活(咦?)。有些時候,淡如水其實也沒有不好,這樣見面就都不用點頭,也節省了不少卡路里的消耗呢!

這一年大概看透了ㄧ些事情,很多我們心中的理想境界,總是會敵不過現實中的豬,好吧,這個梗比較深,所以要講一下關鍵字:隊友XD走在一起真的很不容易,有時候其實自己也會不知不覺的當了幾次豬,但是其實也很有趣,或許一群豬鬼混在一起,也還是可以搞出些什麼名堂來吧…畢竟天上的還是得著了祂的榮耀…那…我們又還有什麼好在乎的呢?卓越與偉大也許就需要重新思考了。(也是種突破…嗎?)

這一年也是有許多時刻,還是食客,出現在不同節日(其實平日也是啦),一起大吃,一起歡笑,一起發揮科學實驗的精神開煮料理。我喜歡煮東西,因為很好吃,很有成就感。但是其實我不太煮大菜,也不太出所謂的合菜,大多都是大鍋煮或是肉排煎,比較簡單就可以搞定的東西,少數的幾次,就留給回憶囉。唯一遺憾的,也許是台灣的菜價高漲,菜比肉貴讓我只好繼續不事奉魔教了。(出自於明教…按倚天屠龍記表示:食菜事魔教…算了高級梗不懂沒關係)

這一年還有那麼幾次,其實也是會想要繼續環遊世界,可是如果單純的每天就是吃好睡好享受生活,我想這也是一種新的學習,不要太好高騖遠,也不要大言不慚,能夠從和平東路與萬美街跨出去,走在南京與建國路口的開拓與宣教之路,其實也是一種恩典。也許更是一種挑戰吧(是否設定未來目標要從建國北路攻回建國南路,我可能還要再想想XD)。宣教與贏得靈魂,可能就是從每天的打雜開始,日復一日的膳食打掃,週復一週的服事提醒,月復一月的吃肉喝血,季復一季的主題宣傳,年復一年的預算管銷;少了其中的每一項,也許這一年就沒有那麼完整了。

這一年,過得比較久,有三百六十六天,比起往後幾年的三百六十五天,確實是更讓我費心了。感謝主,日子也就這樣過了,我四肢還算健全,日子還算平安,人也還勉強活著,是否這樣就可以滿足了?可以交帳了?可以安享天年了?吧…
你呢?你的這一年好嗎?

各位長官,乾杯!

是會難過

跟諮商姐姐聊還是不一樣,
可是就算我們能指出問題點,
卻還是無法解決問題,
而事情,就永遠的卡在那邊了。
算了吧
既然我沒有我想像的那麼重要,
那我還有什麼好堅持的?

(攤手)

跟隨耶穌就是成功。

我從小就在教會長大,號稱三歲就在台北靈糧堂兒童牧區聚會,一直到二零零八年從青年牧區畢業,移民美國,約莫有二十個年頭都在教會中渡過。與其說是靈糧寶寶,其實我更願意說,我是耶穌寶寶。約莫在去年的這個時候,剛好人生的路上有了新的轉變,在一些因緣際會下,我決定要加入中山靈糧福音中心的行列,開始了我在教會工作的生涯。
這個決定看似容易,畢竟我從小就在這個環境長大,本來就很輕易地可以適應;卻也並不容易,畢竟之前在國外工作的收入已經不是相差幾倍可以來形容;看似容易,畢竟每天要處理的行政事項雖多雜但並不困難;卻也並不容易,因為在外駐點單位得自己處理所有事情大小通吃沒有太多支援;看似容易,因為許多熟悉的人事物可以一起打拚,卻也並不容易,因為我們不斷地朝著新的方向再邁進。
總而言之,只能說神的帶領總是奇妙與奧秘,雖然我們不容易立刻就了解,但終究是知道我的一生是在祂的手中的。能夠全時間的為神工作,是我從小所嚮往的,而能夠做自己喜歡的工作,我想這就是神的恩典了。也許看起來放下了很多,卻也得著了不少。我想,如果我們所看重的是永恆,那麼,只要我們還繼續跟隨著神的腳步,應該就都是成功了。

適逢中山五週年慶,謹以此為誌。

愛。

周姊說得很好…

「信用,是相信得有條件;而信任,則是不帶任何條件的相信。
如果我們沒有信任的能力,也就失去了愛的能力。」

所以現在的情況是有信心跟盼望。

作廢。

即日起登網誌作廢,我想也不用申請重新補發了。

反正事情已經發展成這樣,我也不會再去奢求什麼改變。

哀=心死。

祭悼
我自己

閉口不言

如果我不讚美,石頭都會跳起來歡呼…
如果我閉口不言,骨頭都在我裡面唉哼…
到底,我還可以怎麼做…

悶死了
空氣跟心情
都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