遺留下來的不只是汗水

還是爽玩了一天一夜,行程不緊湊,卻也還是豐富。
恩典的柴油車,省去了不少麻煩,雖然需要獨自闖蕩蘇花公路,但是那些年十小時的開車經歷,使我仍然有餘裕可以完成這小小的障礙賽。
吃吃喝喝玩玩樂樂,是真的很開心,非常非常開心的那種,天氣不錯,溫度尚可,讓我可以算是安心的享受在夜市的時光~飯店雖然小巧不玲瓏,但也是價位合理,可以接受,還附贈了無厘頭早餐一客,哈~
松園別館可能有點落漆(特別是那些文創的部分…)但是能夠把事先想到的美食整個吃遍,加上有無敵好吃的泡芙助陣,實在是無可挑剔,心情飛上雲霄啊。
無奈好景不常,回程浪費了兩小時多在等修路通車,臨時起意去宜蘭溫存,找了麻吉的折價券,70分鐘一人一百有找也確實是不錯,打道回府前還真的是意猶未盡,好想再玩他百八十天。
可是這篇不是要寫這個的…

其實我還是想要探索我對於旅行與關係的結束,為什麼有一種奇特的心境。
總是學不會,在行程結束的時候放手。
總是還想要,永遠不要停止的走下去。
無奈現實,侷宥困境,所有的相聚總是得有分離
這分離,永遠是我的相思
這相思,無盡延伸到天邊

夕陽無限好,所以要拍照。
可惜了黃昏,因為我不懂黃昏的美感。
可惜了分離,因為我無解相思的哀愁。

一張兩萬七千多的機票,不是買不起
是我不敢買贖我這兩年的心。

不是水,是遺憾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