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西爹

過兒,什麼事不痛快了?

也不知道是怎麼著,心裡的鬱悶越加的油然而生。
好吧,其實我是知道是怎麼回事

只是,我想我已經不願意再說了。

痛苦,是永遠的回憶,朋友加的傷痕,嗯,我想他們已經不是朋友了(至少臉書上不是了)…所以,我還能逃到哪?我還能轉向誰?在我深處撕裂的傷口。

孩子,其實我懂,就是因為我懂,當年才會拿那筆錢給你。就是因為我懂,這些年來才選擇不過問,因為我知道你苦。真的很苦。

比蘸了醋的蘆葦還要苦。

為什麼呢?我沒有答案。逃城,似乎只為了無意不小心流人血的人所設立的…那刻意害人的,是否就不被逃城保護了呢?我沒有答案。

都…都西爹…哇搭西瓦不會日文其實…但是我可以明白,你心裡深處那個撕裂的感受,那個完全想要咒詛你的生日的吶喊。

而我…而我…我只是也還無法提起勇氣去面對的懦夫,一個可能一輩子都無法解開的謎團,人府城之深,誰又能測度呢?至於都,豆,鬥,竇…就通通留在電腦裡當作永遠的印記吧!

特立此誌,以為濫觴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