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結束。另一個開始?

於是我繼續的求問,繼續的思索,繼續的想要知道答案。

可是,好像什麼都沒有…

我想起那一次,當我離開了第一個打工的地方時,我回到不長進的教會,那一次主日也不是多了不起,信息也不是多感動人,但是我就是一直哭,有一種,回家,的感覺。

我覺得我現在好想要回家。

回哪個家呢?我也不知道…

可以現在就回天家嗎?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