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1201之我要獨特

也許是該再寫些什麼了
還記得走訪童年之後,我發出了人生又一個驚世之語(或是說肺腑之言吧),我說:「我想要寬恕我的神與我的信仰,因為當我寬恕了,我的生命才能夠從過去的困境中被釋放出來。」
然後當時一大段的文字因故被臉書吃掉了,我也就算了。

這次又悖逆的去聽了九型人格,也確認了這個方向果然是對的(我知道我是對的,I am always right!),所以在課堂上,我照例也發表了另一個經典的概念,「折磨自己…走向毀滅…為的是要懲罰那位最愛我的神」。難得展現出這麼偏激與極端的真我,想必也是不會嚇到經驗豐富的曾媽媽啦…

確實,這樣的概念解釋了這三十幾年來的困境。我想要跟大家不一樣,我需要被當作特別的人,我喜歡被特別的對待,所以我也會採取特別的舉動,需要吸引特別的注意力,當我不夠特別時,我會陷入一種自暴自棄的放逐,發展自我毀滅的性格,採用重傷自己的方式,想要懲罰那些愛我的人(誰叫你們讓我覺得不夠特別),甚至推展到,想要去懲罰那位號稱最愛我的神。
當然,這樣的舉動並沒有用,只是,我確認了生命中這樣的模式的存在,以及解釋了許多外顯行為與舉動上的矛盾(很多我不想做的事,我反而去做…包括用括號解釋我自己的文字,我認為這樣就俗氣了…可是不解釋大概又會沒人懂吧…)

Anyways…在成長的歷程中,我明白了在許多叛逆與傲骨的舉動背後驅動我的隱性原因,也越來越瞭解自己最深沉的挫折感的來源…
解鈴還需繫鈴人,我想,問題還是出自於,那位把我造成這副德性的神吧(指)。

目前還沒有解答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